猪八戒小说【zbjxs.cc】第一时间更新《患上绝症后我到处发疯》最新章节。

“爷爷。”姜笑唯乖巧地叫人。

倒是亲孙子闭着嘴不叫人,他不至于那么没礼貌,祁爷爷奇怪地上前看他。

“你去打架了?!”

“你都多大人了还玩打架这套?!”

见到他脸上的伤,祁爷爷怒吼道。

祁思远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他一只手撑着头,揉太阳穴。

“爷爷,他不是打架打的。”看祁思远一副快晕过去的样子,姜笑唯略带心虚地替他解释。

祁爷爷也看出祁思远是真不舒服,赶忙带人进了别墅里,还打电话叫了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到场后,结论跟医院的医生一样,让祁思远这几天卧床休息,不要多走动。

他给祁思远配了些冰敷和缓解头晕的物品,这也没办法通过吃药改善,只能让他好好休息。

经过一天的折腾,祁思远已经没有多少精力,白着唇躺在床上休息。

“说吧,怎么回事?”看他实在不舒服,两人跟医生一起退出了房间,祁爷爷问姜笑唯缘由。

难得在祁爷爷面前心虚,姜笑唯支支吾吾地说:“就是……嗯,阿远哥哥陪我练拳来着,我不小心打到了他。”

“你?”祁爷爷发出跟医生一样的疑问。

了解了前因后果,他不但没生气,还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姜笑唯怪不好意思的,她红着脸:“爷爷,您别笑了。”

这有什么好笑的?

等邓婕和祁父晚饭时间回到家,听祁爷爷说完,竟然也笑了。

“他这小子,从小到大没人能动他,你给他这一拳,应该再重点才对。”祁父下了定论。

祁思远从小算是被祁家人无意中溺爱长大的,祁家家教算严,但也只是礼仪上的规矩严,例如吃饭不能吧唧嘴,见到长辈要问好之类的。

但祁思远叛逆的时候,祁家也没人舍得上手打他。

何况他也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最过分的一次就属他成人礼那天打了调戏姜笑唯的流氓。

加上他从小练各种防身的技能,能伤他的是少数。

更何况打他的人不是别人,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姜笑唯。

“让他也受点皮肉之苦。”祁爷爷淡定地喝了口茶。

听到祁家人这样说,姜笑唯心中的惶恐总算消了些。

她倒不是怕祁家人会报复她,只是伤了金娇玉贵的祁小少爷,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晚饭时间,家里的阿姨说祁思远头晕的厉害,让她把饭拿下来。

病号不吃饭可不行,姜笑唯端了碗粥上楼。

“叩叩叩。”姜笑唯敲门,里面没动静。

不对啊,阿姨说他醒着呢。

“祁思远,是我。”姜笑唯又敲了几下,出声道。

“进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跟他不熟》《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仙子,请听我解释》《逍遥小贵婿》《凡人:开局我能进入灵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