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红篆》转载请注明来源:猪八戒小说zbjxs.cc

钟子初微蹙着眉,似笑非笑地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摇了摇头说了一句:“也没什么。”

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散了酒场子,微醺的钟子初躺在榻上,睡意全无。脑海里,四小姐的脸与小郎中的脸不断地重合又分开。

说不同吧,这二人的五官却惊人的相似,说相似吧,但这二人的眉眼间却流露着完全不同的风情。

在他的记忆里,四小姐眉眼间总是温情脉脉,含烟带水,而这小郎中的眼神,却似乎更多的是与男子无异的果决坚毅,似乎还带着些凌厉的冰冷,仿佛对他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友善,甚至是敌意。

可最让他心意难平的还是,四小姐后脖颈处有一枚小小的红色胎记,像一朵盛放的红梅,而这小郎中后颈处相同的位置,却是白白净净的一片,甚至连个连颗小小的痣都没有。

时隔三年,人的身材可能会变,样貌也可能有细微的变化,但与生俱来的胎记总不会凭空消失吧?

温老庄主说四小姐年前已逝,那苍凉的忧伤并不像有假。可长风却说,山庄里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人去世。

这二人哪一个都不像是说了假话。四小姐生死成谜,钟子初更加不敢妄下定论。

仔细想来,这个元赪的出现,无论是时机也好,方式也罢,处处都透露着诡异的巧合,而关于其身份的调查,却停滞在了济世医馆这里,至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

钟子初百思不得其解,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夜色开始变得稀薄,他才带着还未散尽的酒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钟子初按时便醒过来了。他靠在床头上醒了醒脑,便起了床,连早饭都没用,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踱到了寇君则住着的屋子前,扣响了房门。

“元小郎中可起身了?昨儿个可睡得安稳啊?”

长风刚刚接过后厨送来的装着早饭的食盒,转身就见着自家公子立在那害人不浅的小郎中房门外,言语里都是少见的和气与对那人的关怀,还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似乎在回味着什么。

某一瞬间,长风觉得大概是自己的视听同时出了毛病,有朝一日竟能让他看到自家公子还有这样柔情的一面。

可当他一个激灵缓过神来时,立刻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问题,而是他家公子可能真的魔怔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对一个曾加害过他的仇人如此容忍而迁就?

长风怔怔地瞧着钟子初和他面前紧闭的房门,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拉开了。

元小郎中衣冠齐整地立在半开的门缝里,冷着一张脸抬起眼,口气凉凉地反问道:

“这倒要问问钟二公子,将我扣在府上是想让我睡得安稳还是不安稳呢?”

钟子初见眼前之人又将问题直接踢了回来,也不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更加明显了,仿佛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既然已经起身了,怎么?也不让我进去坐坐?”

钟子初说着,也不等寇君则乐意不乐意,就强行挤过寇君则身侧进了房间,往桌子边一坐,瞅了一眼还在门外愣神的长风,悠哉悠哉地说道:

“长风,你还愣着干嘛?拿过来呀!”

长风不可思议地“哦”了一声,一边抱着食盒飞步进了寇君则房间,一边见了鬼似地偷偷瞧着自家公子的脸色。

钟子初手肘支在桌面上,托着下巴,也不管还立在门边怒目圆瞪的寇君则,就像是巡视自己的地盘似地环视了房间一圈。

除了床榻被半面隔断遮掩了起来,看不到榻上的物什,房间里其它地方陈设极其简单,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也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长风将食盒放到桌上,正准备打开,却被钟子初制止了。

“交给元小郎中来做吧!这种小事,想必也难不倒聪慧机敏的元小郎中吧?”

寇君则因为猛然间得知了好几件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大事情,脑海里原先建立起来的有关家中惨案的一系列认知,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她一时间难以消化,翻来覆去地想了一整夜,非但没理清头绪来,反而又发现了更多说不通的疑点来。

一夜未合眼的她本就困倦却又无法入眠,钟子初偏生挑在这个时候,以一种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的姿态与她为难,寇君则心中顿时仇怨四起。正想反驳无他,却听钟子初又慢悠悠的开口道:

“毕竟,元小郎中如今可背负着一整个济世医馆的命运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布衣墨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猪八戒小说zbj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