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靖宇的角度来看陈致,会觉得,他这人有点傲。

不管以哪方面的条件来说,他在同龄人里,都算得上天之骄子,自然有“傲”的资本。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

他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

换种说法就是,他没有青眼相待过谁。

不是傲得以为自己是稀世美玉,不屑与他们这类青瓦石砾为伍,单纯只是,独自为营。

大家私下里讨论过,陈致会喜欢哪样的女生,不外乎会堆砌一些夸张、完美的词汇,漂亮、聪明、能歌善舞……

枯燥的高中学习,八卦是难得能消遣的事。庸俗也好,高雅也罢,猜了个遍。

没人猜到许希头上去。

她虽不算丑,但不经打理的秀气长相,也成了“普通”“平庸”。

家庭那些,更不用提了。

有时候,一个缺点会遮掩许多个优点。

她的结巴,容易让他们忘记,或是刻意忽略,她本身是个很好的女生。

杨靖宇当时停在那儿,思忖两秒,计算着,“陈致喜欢许希”这件事的概率大小。

至少,单论他们是同桌这点,也不会是0%。

看来,他买的那袋子东西,特意提前赶到占座位,都是为许希。

可能性直接飙到50%。

他决定退回去,把那两个被占的,顶好的观看位置腾出来。

后方。

许希推了推陈致的胳膊,“要,要开始了,去看节目。”

他兴致缺缺,身体向后靠,手揣在兜里,随意地看着台上。

他们的位置离得太远,完全看不清人脸,不过是看个热闹气氛,听个响。

第二个是歌舞类的节目。

是秦伊和几个外班的女孩子凑成的。

口袋里的手握着暖宝宝,手心微微出了汗,她的心思逐渐飘远。

小时候过年,家里来亲戚,南方冬天没暖气,大家围着取暖炉聊天,桌上摆着瓜果、零食,电视里是重播的春晚。

爸妈叫她展示从学校学的花样,她一点不怕羞,翘着兰花指,边扭边唱。怪模怪样的,逗得他们笑个不停。

那时确实很小,有爸妈宠着,生活无忧。

现在她哪还敢。

台上的节目,灯红衣绿,缤纷夺目,可许希也看不进去。

旁边的蔡心怡像是终于憋不住了,轻轻碰了下许希,说:“你可以陪我去下厕所吗?那边有点黑。”

最近的厕所在体育馆,树多叶茂,灯光不太照得进,是挺黑的。:

许希知会陈致一声,和蔡心怡一起离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