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司锦闹够了满意了,司母这才开口说话,“静儿送了请帖,你们明日回门回来后,晚上去季府坐坐?”

钱橙这才想起来,明天就该回门了。

一想到要面对钱府一家子,她瞬间觉得手里的枣糕味道都没那么甜。

司锦见她皱眉,以为她觉得枣糕太腻,便把自己手边解腻的茶水端给她。

“谢谢。”钱橙接过来。

司锦这才抬眸朝前看,“季府能有什么事情?”

“还不是上次那个女子,”季静本来想露出一个大方不在意的笑容,可扬起嘴角就成了讥讽,“我家老头子你们也知道,前几日不是领了个女子进门吗,说要办个喜宴。”

她这是说给钱橙听的,怕她不知道事情经过。

司锦皱眉,“你同意了?”

“怎么可能,”季静嗤笑道:“我娘当初死的时候他答应的好好的,说此生不再娶。要是这小妾办了喜宴,明面上看起来那可就是续弦了。”

跟她娘平起平坐?她也配。

何况那女子还带了个三岁的小女孩,说是她亡姐的,但谁知道是不是她亲生的。

季静不愿意让她进门,一是不想让她爹再娶,二是怕这女的心术不正哄骗季家钱财。

要是她再用点手段有了身孕,就她爹那盼有出息的儿子盼了一辈子的人,肯定不顾所有人反对把季家车行交到女子手上。

季静今年都十八了,为了家里生意忙前忙后至今没有成家嫁人的打算。她这些年付出了多少心血跟汗水,现在好不容易才成熟的果子岂能是别人说摘走就摘走的?

“那这宴会是?”司锦问。

季静不情不愿,“给那女子办的生辰宴。”

至少名义上听起来是生辰宴,而不是续弦宴。

可明眼人都知道,老爷子是想娶续弦。

他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身体又不好,这几年生意上的事情更是没精力过问,本来指望他好好在府里安心养身体,谁知道他出门听个曲的功夫就往家里带回来一个唱曲的。

风雨中摇曳的小白花一样,说不得两句眼睛就红了,娇娇弱弱地站在她跟前,旁人瞧见了都以为是她季大小姐为难人家一个弱女子了呢。

这也是季静不喜欢她的原因,表里不一心机深沉来者不善!

见季静脸色不好看,钱橙看了司母一眼,见她颔首,便抬手叫丫鬟给季静端一碗参汤,里头放了蜂蜜。

季静捧着碗微楞,不由看向司锦。

你真是该死啊怎么有这么好的娘子!

要是那小白花跟钱橙这样讨喜乖顺老实谨慎,她哪至于不给她们母女一条活路。

司锦,“……”

季静最近一直在查那个小白花,等找出她的不检点立马把她赶出去,如今的生辰宴不过是稳住老爷子罢了。

要是连生辰都不给小白花过,老爷子发起脾气不管不顾起来真背过去了,季静也不会多痛快。

她母亲去世多年,身边就这一个不让人省心的亲爹了。

虽说他年老糊涂起来,可到底是她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她总不能不管他。

“没事,我还在府里呢,她翻不出多大风浪。到时候你们回门后直接过来就行,我给你们安排一个好席位。”季静笑着转移话题。

她嘴上说得轻松,可这里头的酸楚难办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司锦皱皱眉,不过她见季静只是开口吐苦水而非求助就知道她心里有自己的成算,“好,我们明日傍晚过去。”

坐着说了会儿话,季静就打算回去,司母让司锦跟钱橙送她出门。

迈过堂屋门槛到了下台阶的时候,司锦脚步停下手一抬,钱橙自发上前捧住她的掌心。

弄得跟太后似的,还要媳妇亲自伺候。

季静看不惯她,故意当着钱橙的面问,“阿锦,你那火眼镜呢?”

钱橙没听说过这个词,好奇地看过来,“火眼镜?”

司锦瞪季静,季静假装看不见,用手在司锦眼眶上给钱橙比划,“就是蚂蚱腿一样的框腿,中间金丝细框箍着两个天然水晶,戴了像是有四个眼睛,瞧着可冷冰冰了。”

司锦一抬手就把季静的手挡掉,声音淡淡,“男女授受不亲。”

去她的男女授受不亲,她这是不想自己坏了她的好事。

司锦心黑着呢,估计为了哄钱橙占钱橙便宜,这才刻意不戴眼镜。季静太了解她了。

两人你来我往眼神厮杀的时候,钱橙站在边上莫名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一时间抬起来托着司锦的手的双臂都觉得沉沉的。

她脸上带着笑,笑意却有些僵硬,怕旁人看出来,钱橙垂着眼睫假装看台阶顺势将头低下。

送走季静后,司锦问钱橙,“明日回门,你可有什么想要准备的礼物?”

还要送礼物?钱橙抿紧红唇,脸都皱起来。

她心里其实一个铜板都不想给钱府。

可她也不好把跟娘家关系差表现在司锦面前。

尤其是嫡长女季静刚离开,钱橙潜意识里不想说自己在家是个不受待见的小庶女,便摇头说:“我没什么想法。”

“那让周妈妈拟个礼物单子,你回头看看。”司锦想再陪陪钱橙,但一想到自家大哥哭着算账的样子,只得转身去书房。

她离开后,蕊蕊走过来,挨着钱橙,凑头看她,“小姐?”

钱橙情绪不太高,蕊蕊从小跟她一起长大,自然能瞧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洪荒:我,赵公明,截教内卷王!》《神道酬何》《赘婿神皇》【过命小说】《全网震惊!你管这叫心理医生?

猪八戒小说【zbjxs.cc】第一时间更新《冲喜gl》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