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鳖跟乌龟都是统称为王八,下蛋都是一窝一窝的几十个,叶耀东想看看它还会不会下蛋就不准叶小溪伸手去摸。

结果父女俩蹲在那里看了一会儿,都没有再看得到动静。

“不下了?这鳖下蛋不都是二三十个起步吗?海龟一次都还能下七八十个蛋,这只怎么只下了一个?”

老太太笑着道:“它个头还不够大,现在天气也冷,本来就不是它下蛋的时候,应该原本夏天就该下蛋的,没有东西给它吃,可能就拖到现在了。”

“这蛋能吃的吧?”

“能吃,当然能吃了,晚上煮了一人分一口。”

叶耀东犹豫了一下,“算了,留着吧,带两个孩子回来要是知道海龟下了个蛋被煮了,要哭死了,到时候要我赔,我去哪里给他下个蛋?”

“吃吃……爹…王八蛋…吃吃……”

“我怎么觉得你在骂我,臭丫头,别那么嘴馋,晚一点给你吃鸡蛋羹,你要把这宝贝疙瘩蛋吃了,你哥要打你了。”

她皱巴着一张脸,大声道:“打得得!”

叶耀东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这么凶,看着这个蛋,不要没了,也不能伸手去拿,不然等一下被鳖咬了,你的手指要断,我到处转转。”

最后一句话是跟老太太说。

老太太连忙应声,“你忙你的事,我看着她,我给她拿根稻草,让她戳着玩,软软的,也不怕把蛋戳坏了。”

“啊对……我要去运稻草。”

老太太提醒了他一下,不然他都要忘了自己要干嘛去。

说完他匆匆的推着板车出去,小小家有地,他家空地上的稻草堆叠的跟蒙古包一样,问他要一点,去推一车回来。

今天起风了,全村青壮年都没出海,大早上的也不可能聚众打牌,基本也都在家里,他去的时候,小小都还舒舒服服的躺被窝,没起床。

临时才匆匆的爬起来,跟他一起去搬稻草。

“你家鱼露可以卖了?”

“明天拉一车去市里先试试看,不知道什么个情况,你要吃,等会去我那里打一瓶。”

“等会就去打,把家里的空瓶子都搜罗了带过去。”

“至于吗?吃完了随时去打就好了。”

“唉,不一样了,这说话都一股财大气粗的味,真让人难受,可惜鱼露不能当汽水饮料喝,不然这辈子我就不用买饮料了。”

“那你这辈子不也一样不用买鱼露。”

“那差多了,要是汽水的话,我可以让我全家天天敞开来当水喝,鱼露哪能天天当水喝,一瓶都能煮一两个月。”

叶耀东撇嘴,懒得理他,只催促他干活,“多搬一点,叠高一点。”

“你那个鱼露本钱也耗得不小吧?我看那些大木桶,你作坊的墙角根就堆了一整排,最近这几天的大缸都是一卡车一卡车的拉过来,还有刚买的地又在那里砌墙,再加那些工人,你这些花费都得好几千啊,能挣得回来吗?”

“你得对我有信心,短期那也不好说,长期的话肯定能挣回来啊。”

叶耀东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毕竟刚运到市里头,售卖也得有一个过程,刚开始肯定有一段空窗期,没多少人问津的。

都得是一回生二回熟,慢慢回购,然后名声打出去。

不过,他也打算等第一批送到市里慢慢卖后,然后再紧接着联系周老板。

他那边断断续续的有些时候要一两千斤,有些时候又没声音,有的时候又突然冒出来要四五千斤,不过之前要这么多货的时候,他那会儿库存告急也没有这么多。

最近又有两个月没声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弄别的货去,之前也在他们仓库看到不少的布料,估计鱼干这些也只是小东西,没有被看在眼里,只是顺带吧。

唉,还得靠他市里的那个批发小店铺,别看店铺小,周围流量不小,来往的都是小贩,日积月累起来也非常可观。

明天送完市里头的货后,顺便留两缸,到时候送到部队免费赠送。

这一整年,部队也是稳定的隔一两个月就要个一两千斤,各种鱼干轮流送。

不过,部队后面比较喜欢虾仁,可惜丰收号去补海蜇了,断货好长一段时间,现在也供应上了。

但是也只是勉强,虾仁比鱼干更受欢迎,经常会断货,毕竟丰收号出海也不稳定,带回来的量也有限,等年后的话,他的船到手后,应该就不缺了。

“那长期得多长啊?要是好几年的话,那你还不如专门只晒各种鱼干,扩大销量,挣得更快,不挣钱那就不要折腾。”

“先卖卖看,反正都已经发酵好了,年前年后这两个月看一下卖的情况再说,做都做了,怎么也得卖了先。”

反正本钱都已经花进去了,需要的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现在鱼露装大缸,木桶腾出来,等裴叔回来后又有容器继续发酵。

这两个月贩卖的效果要是好的话,到时候再多订一些超大的那种水缸,露天发酵速度更快,木桶的就挪到室内去。

后续的成本就不需要那么多了,大头都已经花了,而且他早就算过了。

这里头大概二三十吨,一斤批发卖个一毛钱,大概就能卖四到六千块,只要把这些清空,他所有本钱就都回来了,后续接着发酵的就都是净赚。

就看这一批几个月卖完,半年内卖完的话,那相当于下半年他光卖鱼露都能挣个万把块,毕竟年后就多了一条船,捕货量要乘以2,当然产量也要乘以2,赚的当然也是上半年的两倍。

一个小作坊,半年挣一个万元户,已经相当牛逼了。

小小听他都这么说了,也没话说,“行吧,反正你搞都搞了,怎么也得把手头里的货慢慢卖了先。”

“就这样,这一车我先推回去,等会再过来拉一车。”

“我跟你一块走回去吧,顺便聊聊。你咋不开你的拖拉机过来,直接一车就拉回去了,还不用自己费劲的推。”

“不要油啊,养它比养我还贵,就过来运个稻草,还要开拖拉机,又不是干嘛,让家里人知道了,我要挨骂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不乖[校园]

不乖[校园]

树延
芳心纵火犯×口嫌体正直|女追男|小甜文文案:于澄有张极漂亮的脸蛋,行事张扬又放肆。贺升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是个为人冷淡不好招惹的混蛋。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人,不料高三那年,南城附中本部和分部意外合并,于澄见到贺升的第一眼便心动难捱。一个是处分单上的常客,一个是红榜上的学习标兵。天差地别的两人,没人觉得他俩的交集能有多深。直到后来,京北大学圈子里传出一段视频。声色犬马的酒桌上,有好事者追问两人的关
都市全本46万字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长缨止戈
帝国元帅江厌长相俊美,战功卓绝,无奈却是个不婚主义者,曾多次扬言不会结婚不会要孩子。谢观宁看着采访视频里一夜情对象不苟言笑的脸,揉了揉尚且酸痛的腰,嗤笑了一声,十分冷静地低头继续修机甲,只当被狗咬了一口。直到一个月后——他怀孕了。谢观宁:……nm。————传闻谢家自幼失踪的小儿子被找回来时正在脏乱的地下赛场里修着机甲,浑身脏兮兮的满头大汗,行为粗俗,对于礼仪更是一窍不通。众人皆叹这个小少爷怕是毁了
都市全本45万字
重回1987签到系统

重回1987签到系统

太空牛蛙
本书又名:苟在1987,又名:从1987开始苟。抽奖得到一个空间黑皮包里面有五千万,在这年头怎么花?在线等!做生意最花钱。果然做生意,花钱最快,开几家公司,钱就花光了。可钱怎么越来越多?在线等,挺急的!
都市连载407万字
长嫂为妻

长嫂为妻

墨书白
卫韫十四岁那年,满门男丁战死沙场,家破人亡,那时只有奶奶和他那位新嫂陪着他撑着卫家奶奶说,新嫂子不容易,刚拜堂就没了丈夫,等日后他发达了,务必要为嫂子寻一...
都市全本128万字
一个声名狼藉的beta

一个声名狼藉的beta

QJF
一个声名狼藉的beta作者:QJF顾哲身为一个beta,尽管生理上有些缺陷,却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alpha强暴。他身上带着强暴犯的标记,顶着公爵之子的婚约,享受着校花室友的追求,成了帝国花边新闻里最放浪形骸的beta。鬼畜抖s美人攻x倒霉双性强受alphaXbeta1v1第1章被陌生alpha强暴顾哲身为一个beta,尽
都市全本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