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身中情毒跑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猪八戒小说zbjxs.cc

天总会亮,就像人总会别离。

魏绵醒来时,太阳已经升到半空,她睁眼所见一半是碧蓝的天,一半是金黄的叶。

她浑身发软,但神智无比清醒,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是她自己的,穿戴完好,四望不见人,昨夜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她站起来,腰腿酸软,不可能是梦。

她走出树下,晏和的身影从下到上显露。

魏绵三步并作两步快走过去,她有些急切,差一点扑到他身上。

她停稳脚步,望了他半晌,晏和的神情很平淡,他刚想转身,魏绵把他按住,翻开他的衣领,鲜红的斑点密布,她又往外拉开,肩上的牙印还新鲜着,被她咬破了皮,此时有些红肿。

晏和退后一步把衣领拉回去,有的红痕靠上,遮也遮不住。

魏绵深深望着他。死了的心又恢复了微弱的心跳。

“走吧,先回息兰城。”晏和淡声道。

“你怎会在此,太后娘娘呢?”魏绵问。

“她走了。很安详。”

算算时间,他能在茫茫胡杨林中找到她,恐怕在太后刚咽气时便赶了过来。

太后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都没能送她最后一程。

“对不起。是我害你不能亲自送她。”

“我对你承诺过。这是我的选择。你不必负疚。”

“其实,你不必赶来,即便找不到我娘,我也还有别的选择。”魏绵说出这话,面色很平静,仿佛昨晚哭得撕心裂肺那个不是她。

“那就好。还有一个月,你早做准备,再有下次,我恐怕无法赶到了。”

魏绵顿了片刻说:“谢谢你面对万难也没有抛下我。是该结束了。”

风无比喧嚣,魏绵心中平静,是风把她的眼泪吹了下来,一颗接一颗,风不停,她的泪水仿佛也不会停。

晏和的手背在身后,劝道:“放下彼此,你我都会轻松很多,是好事。不要哭。”

魏绵深深吸气,擦去眼泪,扯出笑:“是好事。”

阿尧从林中跑出来,他身后跟着邹儒佑。

见到他们二人神态平常,如先前每个月底他见到的那样,邹儒佑眉头轻皱,瞥见晏和耳下的红痕又更加心潮难抑。

“走吧,先出去。”魏绵当先发话,说着迈步就走。

魏绵和邹儒佑来时走了两日两夜,回去时有阿尧带路,三人只用了一日一夜便出了不勒川。

金月和秋潇在谷口等着他们,见他们四个个个面色苍白,无精打采,忙命人送上水和食物。

魏绵的易容不见了,她也不打算遮掩,秋潇和金月打量了她几眼,金月心中有猜测,秋潇疑惑问:“燕南呢?”

“我就是。”魏绵咽下嘴里的饼道。

秋潇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金月知道她是女子,比秋潇好些,只揶揄她:“小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先前易容真是暴殄天物了。”

魏绵只笑笑问:“我爹娘出来了吗?”

“没有,这几日我们的人一直守着,没有见到有人出来。”

魏绵默然,皱眉思索。

身旁晏和吃饱喝足,朝秋潇道:“请秋公子差人送我回龙门关。”

秋潇见他脸色苍白,神态疲惫,劝道:“王爷不先去息兰城休整一日么?你的几个下属都在那里呢。”

“不必。”晏和道。

金月打量了他一眼,朝魏绵挤眉,秋潇也看向她,仿佛她才是做主的人。

魏绵便道:“王爷有要事,请秋兄相助。”

秋潇依言让人去准备。

魏绵说完便默然吃喝,直到秋潇的人牵来马,听得晏和上了马,马蹄声远去,她才抬头望了一眼。

峡谷内的风吹过来,掀起她的衣袍,刮得她眼眶生疼。

“师姐,你还会去上京吗?”阿尧望着晏和远去的背影,想跟上去,没人给他马匹。

魏绵没有回答:“你识途如此厉害,先帮我找到我爹娘。”

阿尧点头应下。

见魏绵吃得差不多了,金月凑上来,指着自己颈侧:“晏王这里的,是你干的?”

“好像是。”

“好像?”

“应该是。”

“应该?”

魏绵无奈:“是我干的。”

金月双眼放光。

“干得好!”

“……”

“我就看不得晏王府的男人一个个生人勿近,一副贞洁烈男的模样,你给我狠狠蹂躏他,解我心头之恨。”

“下次……再说吧。”魏绵声音低沉,面色平淡,说完不等金月再问,招呼阿尧动身回息兰城。

风餐露宿数日,回到客栈,见到死去的刘锵,伤了的凌松鸣和竹月,魏绵颓然坐了许久,没能说出一句安慰的话。

魏绵让秋潇帮忙把他们送回龙门关,凌松鸣守着刘锵,神情黯然无有异议,竹月不肯走。

邹儒佑也打死不肯走。

魏绵无力劝说,只好由他们去了。

刘锵家人都在上京,息兰距上京山高路远,带着他慢行少说要半月,洛芒做主把他化了,装在陶罐里,凌松鸣背在身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抖音推文】《重生之高门主母》《韩娱之崛起》《异化武道》《网游之永生

度迢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猪八戒小说zbj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