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猪八戒小说】地址:zbjxs.cc

侍卫一愣,随即大笑,“真是自信啊!那么,神女认为,垚县如今的局面又是因为什么才造成的呢?”

沐暖:“因为秦王动作太慢。”

更因为我的不成熟。

这句她没说,输人不输阵,再者他们现在还没输呢。

侍卫又是一阵狂笑,“你该将姚贾留在身边的,最初我也没想到,居然能这么容易就支开他。”

“确实。”

现在想想,姚贾领命离开前那个眼神,大概是早就想到了,又或者知道了什么吧,可他却还是走了。

见沐暖情绪很稳定的样子,对面也不那么浮夸的演了。

侍卫终于收了笑,漫不经心的问道,“我的家仆如何了?”

“活着。”

脑域受损是肯定的了,不过应该不至于变的痴傻,也就是记忆力衰退,严重点的话五感不同程度降低,精神力下降,当然最后一项在这个地方不存在。

地牢门口两个值守的侍卫,全无了,地牢内的医女,也被她支走了。

如今地牢空置,没有任何守备人员,虽然外院还有士兵巡逻,门口和墙边也有岗哨,但是,以这些人对正官邸的熟悉程度,加上他们对垚县渗透的深度和广度,恐怕这些三瓜两枣对他们来说都不是事儿。

对他们来说,唯一的变数,竟然只有我。

侍卫得到答案,又笑眯眯的说,“投桃报李,作为神女高抬贵手放我家仆一条性命的回报,神女想要知道些什么,都可以问,我或许能答呢?”

“毕竟我还要拖时间,神女不若配合一下?”

沐暖:……

虽然我已经知道你是在拖时间了,但你就这样大咧咧的说出来。

……

不过问题确实很多。

“你真的叫无名?”

“老夫姓范名增。”

“楚国人?”

“楚国居巢人。”

“你为什么帮他?”

“一个人情,一个约定。”

“你的目的?”

“为名,为利。”

“楚国的名?楚国的利?”

“自然是天下之利,千秋万世之名!”

沐暖:……

“你想当王?”

“当然不是,神女为何做如此想?”侍卫浮夸的惊诧道,“我想做的,是李斯之于秦王政,商鞅之于秦孝公,范蠡之于越王勾践,孙叔敖之于楚庄王……我想做的,是辅佐一人成千载之霸业,开万世之宏图!”

声音变高,说到动情处,连脸都红了些,以沐暖浅薄的微表情知识判断,这人说的大概率是真话。

还真就有问有答了起来。

沐暖又问,“那你来垚县干什么?”

“你做的事,和你追求名利有什么关系?”

侍卫一顿,“此事……说来有些话长。”

沐暖打断道,“人已经走了,你可以长话短说。”

侍卫一乐,“长话短说好啊,短说就是……我本看上了那小子的家室出身,他正是式微时,此子又有些才名,便凑近了瞧瞧,没想到被那小子摆了一道……”

秦灭韩,此子谱系中带了点王室血脉,宿有才名,又听闻其变卖了家产在各地悄悄活跃,范增便起了心思,凑上去围观看看是不是个能成事的。

两人斗智斗勇一番,本来没有胜负分,范增也很快发现这人是个和他一样的路子,不是个能为人主的,就要走,却被忽然复发的旧疾耽搁了,还是此子寻到良医为他诊治,跑前跑后的忙碌。

事情没成,反倒欠了人情。

以范增的性子,人情欠了也就欠了,还不还还不是他自己说了算,原本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只是。

“……听他说原楚地垚县出了位神女,我就来了。”

范增离家数载,只闻秦政行灭魏之事,他知道楚地或许会被啄两口试探,但荆楚兵强将广,不会有太大问题,自己的家乡不在交界,也安全。

是以根本就没太担心,他曾经事想过在楚地出头,谁不希望自己的家乡好呢,奈何楚王不识货,其余人又嫌他激进排挤他,干脆甩袖走了。

听到垚县的事时,是真的起了几分兴趣。

能想到借神鬼之说起事的人很多,成事的却寥寥无几,这个神女能在垚县这个刚刚易主的地界儿站稳脚跟,这和从那个秦王嘴里抢下一块肉来有什么区别?

是那——个秦王哦!

有两把刷子啊。

刚起事,身边肯定缺人,以他的能力,未尝不能出头,又是在楚地,老家啊,他熟。

好奇,加上自己的抱负需求,范增便跟着一起来了。

沐暖:……

她听懂了,只觉得离谱。

“所以你参与这些事的原因里,有一部分是想要试试我,另一部分是想展示一下自己?”

垚县正儿八经的晋升通道在那放着,为什么要参与搞事!

但凡在事发前来县办公大厅举报一下,都能立大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快穿]玩家日常头秃》转载请注明来源:猪八戒小说zbjxs.cc,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