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庭跃没有问为什么。

他只是在纸上唰唰写下一行字,再揉捏成团,轻巧地投给了一之濑。

“谁让你干这些事的?”

一之濑展开纸看到这行字,久久没有回复。

很快,下课铃声响起。这节国语课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同学们在下课后就迫不及待地收拾书包,或要去参加社团,或直接回家,只不过临走前,有不少人用隐晦地目光打量着秋庭跃。

秋庭跃察觉到,除了他,不少视线亦落在了一之濑的身上。

很快班级里空了出来,只剩下还不打算走的秋庭跃,以及僵坐在原位上的一之濑。

秋庭跃问:“你的蜡笔,后来怎么样了?”

一之濑低声回答:“扔了,已经完全不能用了。”

“那真是可惜了。”秋庭跃语气淡淡地,“为什么不拒绝?”

这句话却像滚水投进了热油。闻言,一之濑抬头看向秋庭跃,眼中有情绪剧烈波动,然后又很快低了下去。她像是对抬头有一种天然的恐惧一般。

在看到国语课堂上那张纸条过后,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一之濑也是受害者。

她或许更早就遭到了霸凌。那些霸凌者逼迫一之濑用她心爱的画笔在他的桌上留下痕迹,就像是看瓦罐中的两只蛐蛐相斗,自己却撇清了关系。

假如当时他被愤怒冲昏头脑,要找一之濑算账,那可真是正中他们下怀了。

秋庭跃想了想:“今天中午放在我书桌里的纸条,也是他们让你写的吧?”

一之濑点点头,声音细若蚊呐:“用的左手。”

怪不得写得歪七扭八丝毫看不出原本的字迹,大概是不想再让他发现,害怕他再次误会。

想到这,秋庭跃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那天对不起,误会你了。”

一之濑摇摇头。

哪怕蜡笔涂满了整张桌面,哪怕直面那些漆黑的恶意,那天秋庭跃全程也都很克制,事后也没有刁难她,甚至称得上礼貌,唯一稍微过分的就是那一句“蜡笔是用来画画的。做这种拙劣的事,不觉得可惜吗?”

但恰恰是这一句说在了一之濑的心头。

一之濑明白秋庭跃真正想骂的并不是她。

所以今天她才会鼓起勇气,想要阻止秋庭跃如她一样陷入深渊。

“你人还挺好的。”秋庭跃挠挠脸,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霸凌你的和招惹我的,是同一批人吗?”

一之濑点头,然后低声:“你别去,我听到了,他们有很多人,想要打你。”所以特意挑在了没人有去的地方,还是校外。

不过,是同一批渣滓,事情就好办了。

而之前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这群霸凌者并不是一上来就头铁想着要霸凌他这个硬茬,而是霸凌过一之濑后胃口逐渐变大,不会反抗的好拿捏的受害者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霸凌欲望了。

真是一群混账。

秋庭跃背了一个空书包——主要是他的书全被人拿走了——然后在卫生角蹲下,盯着扫把和拖把犹豫。

要不选个拖把,去之前先去趟厕所,到时候长矛沾屎戳谁谁死,从此成为国小厕神所向披靡!

但是这一招要是没用好,后果……

有点小洁癖的秋庭跃打了个激灵,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挑了一把扫把,将头部拆卸了下来,得到了一根木质的柄,两手握在底部后挥动了两下,听到破空声后就满意地收起。

“你这是要?”一之濑脸色发白,“我觉得……最好不要,他们人很多。”

“放着不管的话,他们会越来越过分,不如趁早解决。”秋庭跃问一之濑,“几个人?”

“六个。”

“都是班上的男生吧?”秋庭跃想了下这几天观察到的可疑人选,报了几个人名,“铃木、藤佐、渡边、小林,吉田……”他顿了顿,又补充一个,“还有石川?他应该针对你比较多,那种眼神老是落在你身上。”

一之濑震惊:“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因为这群家伙坏得太低级,满心满眼的恶意还不懂得掩饰。

不过秋庭跃没有这么说,他只是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有些臭屁地说:“我可是排球部正选二传,向来善于观察,他们这种宵小之辈,自然在我眼底无所遁形。”

一之濑被逗笑了。

“所以,其实不用太害怕他们。”秋庭跃说。

“你很勇敢。”一之濑盯着自己的脚尖。

但她并没有那么多勇气,今天给秋庭跃传纸条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根本不敢再去对抗那些霸凌者。

“其实光是勇敢是没有用的。”秋庭跃在一之濑的注视下狡黠一笑。

————

旧楼北侧,

秋庭跃手里拎着棍子出现,终于看到了这些天暗中针对他的几人的真面目。浑身上下平平无奇,平常在班级中也不算多让人瞩目的存在,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心中无端生出那么多恶意,此时此刻可以让人生出獠牙,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张牙舞爪。

石川一行人终于等到了秋庭跃,几乎是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六个人就慢慢围了过来,并且伸手试图推搡秋庭跃的肩膀,似乎想将他推到地上踢上几脚才解气。

“还带着根木棍子?”

“怎么了,是用来给自己壮胆的吗?”

“哈哈哈哈!”

秋庭跃退后两步躲开他们的手,垂下眼:“我好像和你们没有过节吧。”

秋庭跃看到,在那群人身后,他们原本站的位置,他的课本和作业本被人随意地丢在地上,沾惹了满地的尘埃,风吹开书页“哗哗作响”,上面还印着数个棕黄色的带着泥的脚印。

“没过节?”石川脸上的笑容得意洋洋,“惹到人还不知道的蠢货!”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导演,请自重》《特工之王:我能无限升级》《网游:我开局疯狂氪金》【书包中文网

猪八戒小说【zbjxs.cc】第一时间更新《我的恋人是排球》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