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殇还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便听一声略带调笑的熟悉声音传入自己耳畔:“小血狼,怎么在自己地盘上还被欺负了呢?”

寒殇眼睫一颤,抬眸便撞进那人笑意满满的眼窝:“迦澈?!”

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近乎低喃,但身边的红衣男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真是荣幸,你还记得我!”迦澈笑着,手上一用力,便将寒殇带进自己怀里。

寒殇俊眉一紧,想要挣开这熟悉的束缚。谁知这时,被怒火烧没了理智的血骁竟拔了身上的寒刀,催动灵力,再次发狠地向寒殇杀来。速度快得血漫都没拦住。

迦澈却只是嫌恶的眸光一暗,一张冥币掷空而燃,落到血骁身上便灼灼而烧,且越烧越烈,登时,血骁的惨叫声便响彻整片朔林。

血漫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匆匆瞥一眼这红衣黑袍的男人便匆匆施灵术为血骁灭火,却是不管用何种办法,都灭不了这冥币之火,血骁一边惨叫一边在地上打滚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一众金甲侍卫不敢靠前,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来解救自家狼皇,更不敢轻易攻击那神秘的黑袍人......

寒殇看着地上不住打滚儿哀嚎的血骁,他本应该开心的,毕竟这人曾不止一次地折磨过他与母亲,甚至几次三番要置自己于死地。

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任何开心,他是想过惩罚血骁甚至狼后丹容。若不是因为他们的一再折辱,或许母亲不会早早离世,可他从未想过要他们死......

“寒殇,救救骁,我知道他伤害过你,但请念在他毕竟是父皇血脉的份儿上,救救他......”

血漫是真的慌了,在她多此灭火未遂时,她便知道了这红衣黑袍的男子是谁,冥王迦澈的冥币之火,又岂是她一个小小狼妖能够灭掉的。

但她并没有向冥王求救,而是转向寒殇,虽然她不知道寒殇与冥王究竟是什么关系,但下意识的她就是觉得求寒殇是最有用的,而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

“放了他,我们走!”寒殇只是皱了皱眉,甚至都没有看向冥王。

冥王却是唇角轻弯,说一声:“好!”随手一挥,血骁身上的火便只剩余烟,再不见一点火星。而那块血晶石也随即到了迦澈手中。

不待血漫道谢,冥王与寒殇便已没了踪影。

血漫也来不及再想什么,慌忙去看血骁的情况,血骁此刻早已疼得昏厥,全身上下被烧得一片炭黑,抽搐不止,一股浓浓的焦烤味儿伴了他身上的残烟直面扑来......

血漫忍住上涌的呕意,赶紧施了疗愈灵术,盘地施救。

闻讯赶来的丹容狼后看到面目全非的儿子,心疼得险些晕过去,恨恨发狠:“寒殇,我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宫定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她的儿子是被冥王所伤,而寒殇不仅没有伤到血骁一分一毫,还险些被血骁杀了......

人,一旦对某个人产生怨恨,便会迁怒,毫无缘由的将一切罪责迁怒到那人身上,恨不得那人立刻便死在自己面前方能解恨!

迦澈带寒殇出了海合宫,随意寻了一处破败宅院,布了结界,想先为寒殇疗伤。却被寒殇拒绝了:“多谢相助,这点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语气客气又疏离。

迦澈很不高兴:“怎么过河就拆桥。你就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并没有求你救我!”寒殇语气冰冷,甚至带了几分嫌恶。

“好!很好!是我自己上赶着找不痛快呢!”迦澈也没好气儿。

寒殇全身疼得厉害,没力气跟他纠缠,淡淡说一句:“告辞!”人便要走,却在门口被结界挡了回来。

“迦澈......”一看到结界,寒殇便记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怒意瞬间冲上心头。

“这个,你不要了?”迦澈自是明白寒殇为何生气,当下有些心虚,但他此刻并不想放寒殇离开。

寒殇看到迦澈手中的血晶石,当即伸手:“多谢!”

别的东西他都可以不要,但这血晶石极有可能牵涉到至阳之血,他不能不要。

迦澈把玩着手中的血晶石,冲寒殇勾唇而笑:“想要啊!简单,待你把伤养好,我便给你。”

“迦澈,别逼我,我不想跟你打!”寒殇恼了,握剑的手青筋暴起,“还我血晶石,放我离开!”

“你怎么这么拗,我是伤过你还是害过你,你为何总是避我如蛇蝎......”

“放我走!”寒殇看向迦澈的眼睛里一片绝然。

迦澈黑瞳一暗,沉声说:“不可能,你伤好之前,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

“迦澈,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已夺口而出。

寒殇本就伤重,又一时怒极攻心,人险些晕倒。幸好迦澈反应迅速,一个闪身将他扶住。

“你怎么样?”

“放手,不用你管......”寒殇几乎本能抗拒迦澈的触碰,迦澈也不跟他废话,当即禁了他的行动,扶他盘坐,渡灵力为他疗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猪八戒小说【zbjxs.cc】第一时间更新《魔茧》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