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叕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猪八戒小说zbj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郁坐在尤软软的左面,尤软软便藏起左手,不将手上的伤痕露出。

起初周郁没发现她的异样,直到发现她用膳时,左手一直没有放上来。

“手怎么受伤了?”

周郁歪头看着她询问,实际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尤软软咀嚼的动作一顿,然后装作没听见他的话,继续往嘴里塞饭。

周郁笑笑,也不拆穿,给她夹了满满一碗饭,尤软软吃饱喝足。

再来一杯热茶收尾,只是茶没到手里,手腕反而被捉住了。其实伤口已经不疼了,吃饭又转移了注意力,她一时忘了这茬。

“不像是草木划伤,被人欺负?”

周郁看着那些红肿的血道,眉头紧锁,手上却拿出一个药膏,仔细涂抹在伤口上。

冰凉的膏体涂在手背上,红肿的伤口也不显得狰狞了,尤软软想到当时的场景,心里还一阵儿委屈。

“不算被欺负,她以为我是丫鬟,让我去打水,后来知道我不是,从我手里拿回水壶的时候划伤了我的手背。”

“这便是被欺负了。”

周郁抬起头,温柔的眼睛看着她,毫不犹豫地为这种行为下定论。

“可是……”

尤软软想反驳,可自己无缘无故遭这一茬,实在委屈,而且她想到了那个女子似乎对她有敌意一样。

“是今日来的那些人里的一个女子,长得很英气,穿着也与其他人有分别。她好像不喜欢我,可我都不认识她。”

“我知道是谁了,她是勒萨族长的女儿,名叫拉琪。我明天给你出气,今日安心休息。”

周郁揉了揉尤软软的脑袋,熄了烛火后,两人便也无话了。

毕竟一个中毒后吃解药,又吃了提精气神的药,药效一过,身体别提多疲惫了。

而另一个柔弱小姐,平日也就在尤府里转转,跟着周郁逃跑,也多是在马车上呆着。今儿一天为了救人,部落里外的跑,早就受不住,头一沾枕头就能睡着。

翌日一早,房门被敲响,一般这种时候都是周郁去开门,但现在他没有动静,门就一直响。

直到门外传来说话声,那令人心烦的敲门声才停止,但尤软软还是被吵醒了。

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眼皮很沉,还没睡过来困。她看向旁边周郁还在睡着,这个时候冷一也该来送早膳了。

她只能爬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去开门,门外两双视线都倏然落在她身上。

冷一平静,对尤软软出现在这里习以为常。而拉琪就不同了,她震惊道:“她怎么在这?”

冷一没理会她这句话,而且直接进了屋,在关门前,看向拉琪,面色严肃地道:“公子,还未用膳,你可以先回去。”

回到屋内,周郁已经起来了,只是他看起来也像是没睡好似的,眉头紧锁,满脸困倦。

待洗漱好,才恢复了一些精气神。他方才应当是听到了门外的对话,此时门外并未传来脚步声,拉琪想必还在外等着。

两人早膳用到一半,门外传来拉琪烦躁的踱步声,似乎等不急了。周郁向冷一看了一眼,冷一便会意到了。

不知他出去跟拉琪说了些什么,拉琪很快离开这里。尤软软也不禁松一口气,她一直待在外面,像是无形地催促快些吃饭一样。

窗外阳光洒进来,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惬意。

周郁唤冷一将桌椅搬出门外,在摆上一套茶具。这个宅子是整个部落最后一排的正中间,这里也地势最高。

此时躺在门外椅上,稍一低头,俯瞰整个部落轻而易举,远近美景尽在脚下。近处是错落有致、极具特色的屋舍建筑,远处更是美得如诗如画。

蓝天白云近在头顶,流水潺潺如在耳边,晒着太阳,饮一杯香茶,如此这般生活,实在无限惬意。

惬意享受的同时,尤软软也多了一丝焦虑,直到红枝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尤软软顿时一跃而起,她必须得先看看红枝昨夜回来了没。在周郁疑惑的目光中,她一路小跑会院内。

急切地推开屋门,屋内物品似乎还与昨日她离开时一样,再摸向红枝的被褥,冰冷到没有一点人气。

她实在想不通红枝怎么会突然消失,推开门出去,她与回来拿东西的冷一对上视线。

顿时一种恐怖的想法占据她的脑海,尤软软蹭蹭跑到冷一面前,质疑道:“你、你是不是把红枝杀了……然后又把她埋了……”

冷一脸色沉下来,皱眉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杀她!”

他实在是最可疑的人选,尤软软越想越有可能,他昨天还跟红枝打得你死我活,明眼人都知道那是下死手啊,最主要的是那之后红枝就不见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