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喵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猪八戒小说zbj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叶烟凝紧紧盯着顾泊然的表情,只见他下意识拉了一下衣领,接着十分不自然地笑了笑:

“路上遇到了一只险些冻死的野猫,本想救它回来,却没想到突然发了狂,挠了我一下。”

叶烟凝丝毫没有退让继续追问道:

“野猫挠了可要小心些,若是染上什么病,可不是什么小事,快让我看看,我来给你找些药。”

说着,叶烟凝便伸手打算拉开他的衣领看看,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偶然,让她觉得一定有什么秘密。

自己是不算聪明,但也不是傻子。

叶烟凝刚拉上顾泊然衣领之时,手便被顾泊然紧紧握住了,她有些愠怒,抬眼看向对方。

顾泊然看看自己的手,立马收了回去,转身低头说道:

“抱歉叶将军,刚刚是情急了,这伤已经上过药好了差不多,如今将军衣着不整,若是我再......实在是惹人误会。”

顾泊然已经说到这种程度,若是叶烟凝再坚持,反倒会打草惊蛇,她垂眼掩去眼中的情绪,笑了笑:

“世子说得对,是我疏忽了,多谢世子刚刚帮忙上药。”

送走顾泊然后,叶烟凝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好久,思索着自己重生以来的事。

上一世因为早早与林家割席,自己独自调查叶家冤案,除了叶家军,与其他人几乎没有任何往来,自然也不清楚眼前的顾泊然与林舒之间的关系。

所以一开始想到顾家仍然需要调查证明他们的清白,便理所当然把他们放在了与自己统一战线的位置。

但倘若他们与林舒才是一路人呢?上一世林如瑾悔婚,即使放出的消息是扣在了自己的头上,可是顾家又怎会不知晓他们要娶的人是谁?

若是他们商议好,把这件事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则既成全了林如瑾,这个林舒从小宠爱的女儿,又成全了林家与顾家两家的脸面。

反正自己一向都是那个桀骜不驯被世人唾骂恐惧的“玉面阎王”,悔婚不过是自己胡闹,又怎会给他们两家摸黑?

两全其美,他们何乐而不为?

这样想来,也许顾家与林家才是真正的盟友,如今顾家衰落,联络林舒的任务,或者阻止自己的行动,便都落在了这个世子头上。

刚好他们这所谓的罪名,又能让自己放松警惕。

也许即使当初自己没有出面,顾家仍然不会有任何损失,而自己出面,又保全了他们背后之人,也加快了皇帝对自己的厌恶。

甚至只是他们一起做的局,毕竟林舒背后还有太子撑腰。

仿佛一切都说的通。

将这些事情顺下来后,叶烟凝仿佛确认了那顾泊然,就是夜会林舒,想要杀了自己的人。

而确认此事,叶烟凝不知是喜是忧。

喜的是若当真如此,自己的目标或是仇人几乎就可以确定,但相对而言,如今在这涿州,自己孤身一人,没有叶家军支持,只要有一步行差踏错,便可能命陨于此,届时即使叶家军想要报仇,都无从下手。

况且如今顾泊然与自己低头不见抬头见,若是想要去那李府,简直难上加难,甚至说他已经知道李府一事,若在自己行动前灭了口,自己更是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叶烟凝越想越想要立马去找那李府,可是这李姓何其多,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便到了与顾泊然约定的时间。

月上树梢,叶烟凝轻蹙眉头满腹心事看了看天上,最终叹了一口气,换上一身不起眼的一衣服,在府衙外找到了隐蔽的顾泊然,以及一行衙役。

“叶将军你来了。”

不知道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叶烟凝总觉得顾泊然对自己说话时,与平时的样子不太像。

这更加重了她心中对于他的怀疑。

“我刚刚已经安排好了,这些兄弟兵分八路,各守在八个方位,你我带着几个人去东南方向,那里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叶烟凝听着这似乎已经手到擒来十拿九稳的对策,心中有些疑惑:

“你这般安排,是有什么依据吗?”

顾泊然与叶烟凝一前一后,后面跟着几个衙役,一边溜着墙角走,一边悄悄对话:

“我大概了解了前几案的作案手法与规律,八个方位轮流作案,都是未出阁但已经定了婚约的姑娘,按照这个方位的话,今日最有可能就是东南方,而东南方刚好有一位李姓姑娘,前几日刚定了亲,夫家已经下了聘。”

“所以你觉得此人今日的目标,会是这位李姑娘。”

“我觉得很有可能,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也在其他位置安排了人。”

“这东南方只有李姑娘一人订了婚吗?”

一行人已经到了所要盯着的位置,她们各自找好了掩饰之地,叶烟凝与顾泊然躲在了一个破烂木席后,透过露出的破洞,观察着周围的动向。

听到叶烟凝这个问题,顾泊然摇摇头,解释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