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承景反应过来,一把接住了萧阳,稳住他的身体,眼眶里含着泪水,十分担忧着他的伤势。

萧阳的呼吸逐渐虚弱,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忍着疼痛对着萧承景道:“快走。”

萧承景怎么会丢下他不管,摇着头道:“我不走,我要带您回家。”

黑衣人试图对萧承景发出致命的一击,萧阳看见他背后的举动,想要出声提醒,可张了张嘴,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然而,就在黑衣人举起刀欲砍下来的瞬间,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突然闪现在他们的面前,她目光沉静,手中握着一把短刀,散发出凛冽的寒意。

萧承景听见身后的动静声,回头一看,发现是颜乔正跟着黑衣人在打斗,心里更是沉下几分:“你快走。”

他的声音微微沙哑,可颜乔好似没有听见般,快速融入了和黑衣人的战斗,萧承景一时不知道该顾及哪边,可他慢慢发现,颜乔的动作与颜家常使用的招式,不尽相同。

剑光交错,身影闪动,萧承景的双眸却是越来越黯淡。

她的武功,在他们所有人之上。

颜乔和黑衣人身形飞舞,黑衣人一刀一刀地砍向颜乔,和短刀相交之际冒出火花来。

黑衣人力量之大,短刀有些支撑不住,颜乔快速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她的剑势凌厉,剑气纵横,毫不留情地对着黑衣人展开攻势。

她的没一次攻击都准确无误,击中黑衣人的弱点。

黑衣人逐渐疲于应对她的攻击,防线崩溃,开始节节后退,颜乔忽的发起猛烈的攻势,划伤黑衣人的胳膊,黑衣人吃痛,招式开始便的缓慢起来,颜乔正欲痛下杀手,黑衣人从背后掏出一个烟雾弹来,顿时消失在黑夜之中。

萧阳受伤,颜乔没有追上前去,从携带的瓶子里倒出一粒药丸出来,想要喂他吃下去,可萧阳却是将她的手拦下:“伯父?”

“我知道自己的身子,已经是药石无用了,就不必在浪费你的药。”萧阳声音越来越吃力,耗费许久才将这句话断断续续的说完。

“父亲,小乔她医术高明,一定会将你治好的,你别放弃。”萧承景喉头暗哑,已是满脸泪水。

颜乔已经探过萧阳的脉象,此时差不多快要没了,顿时哭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你也别哭,我该要去见你母亲了,只可惜见不到你成婚,我答应过你母亲,要看着你成亲的,我终是愧对于她。”

他说着,鲜血从他身上涌出来,更是将衣衫浸湿,萧承景替他按住伤口声音颤抖:“别说了,总会有办法能救的。”

“还有你,”萧阳看着颜乔,“原是答应了教你功夫,是我食言了,以后便让承景教你吧,你们二人以后要好好的。”

说着,萧阳的眼神变得空洞,朝着身前伸出手:“嘉、敏。”

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伸出手骤然落下。

“父亲!”

“伯父!”

可任由他们如何呼唤,他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临安侯府在大年初一,府门口便挂上了白幡,在一众喜庆的红里面最是耀眼。

颜府里听到消息后,忙赶来吊唁。

颜文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再三确认是事实后,觉得老天开了个玩笑。

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拍着萧承景的肩膀道:“好好活下去。”

嘉敏公主在他幼时便离世,他们父子二人看似平淡,实则很是依赖对方,现在萧阳突然离世,萧承景的心里怕已心如死灰。

萧承景木然的点着头:“是。”

这时辰还早,只有两三家由着亲缘关系的人来,其他也就是颜家倒得最早。

颜乔站在最后面,远远地看着萧承景。

昨夜等双寿带着人赶到时,萧阳已经没了气息,萧承景抱着萧阳离开时,她原是打算跟着一同走,只是萧承景那时说话的语气,竟是格外的疏离。

“三姑娘,府中有事发生,不能照顾你,还请你自行回府。”

他说完,便是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萧承景,从未如此冷淡的叫过她,颜乔也不知是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

“这临安侯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离世了,颜二姑娘开了春就要及笄,这婚事眼看着就要定了,承景又要守孝三年,不是让楚世子抢了先?”

“唉,等这孝期一过,怕是只能和颜三姑娘成婚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贴身御医》《江山国色》【连读网】《四合院里种田人》【手打小说网

猪八戒小说【zbjxs.cc】第一时间更新《若相思终相见》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