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雨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猪八戒小说zbjxs.cc),接着再看更方便。

常诗雅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萌动,她在黑夜里丝丝的笑了,说:“看来啊,叶县长你也是个凡人!”

叶千帆有点喘息的说:‘是啊,我本来就是凡人,但是。。。。。。’

常诗雅并一根手指,很暧昧的贴在了叶千帆的嘴上:“嘘,不要说但是,这种话是最伤人的,我们何不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音乐和红酒中,放松自己的身体,放松自己的灵魂!”

叶千帆说:“你错了,这不是放松,这是放纵!”

常诗雅低声的笑了笑:“那又有什么关系?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何必去在意世俗的理念,你怎么想,怎么快乐,就怎么来!”

“不,这可能对我不太适合,常总,实在抱歉,我得走了!”

但叶千帆真的有点低估了常诗雅的胆气和放荡,她一下把头埋了下去,透过布料,用湿热的嘴,哈着热气,传递给了叶千帆,让他顿时热血上头,全身哆嗦了,而常诗雅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拉开了叶千帆的拉链。。。。。。。

叶千帆回到宿舍的时候,有些疲惫,有些落寞,他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常诗雅那鬼魅而妖艳的眼神,回想到自己坚决的推开她的头,拒绝她之后,她那幽怨而沮丧的表情,但叶千帆不得不如此,除了对蓝玫的忠诚之外,他更不会接受这样毫无底线的疯狂,他做不到这样,他不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人。

躺在床上好长时间,他都反复的想着这个晚上的事情,同时,对黑耀酒吧如此嚣张,他也有了一个彻底的理解,假如没有乔曼容,那么,谁又能帮助自己来讨回一点公道和面子呢?没有人能做到,因为酒吧最大的后台是廖明楼。

叶千帆拿出了手机,打开qq,给乔曼容留言说:“感谢你帮我出了口恶气,对方今天给我赔礼道歉了!谢谢你!下次来了还请你吃饭。”

qq里的乔曼容并没有回信,叶千帆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乔曼容来说,就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好玩而有趣的刺激,她根本都不会在意的,她的世界和自己的世界有很大的区别!

叶千帆沉沉睡去,晚上还做了一个梦,竟然梦到常诗雅吐着和蛇一样的红信子,正在为自己吞吐着,自己没有快感,反而会感到很恐怖,后来,后来自己在惊慌失措中,就喊起来,把自己都给喊醒了!

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多!

叶千帆大大的伸个懒腰,坐了起来,就想到了骆寒烟今天要来,他赶忙拿起电话给小徐打过去,让他一会取消今天所有的安排,和自己到北坝乡去一趟。

然后起床收拾一下,换上一身得体的衣服,洗漱一番,吃过早餐,等着骆寒烟的到来。

大概在上午九点左右,骆寒烟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到县政府大门外面了,问叶千帆有没有准备好。

“好了,我早都准备好了,你等着,我和秘书这就过去!”

“还带秘书干啥?你陪我就成了!”

叶千帆也没有异议,说:“行,那我给秘书说说!”

叶千帆喊来小徐,让他今天休息一天,自己出了大门,走到了骆寒烟的车边,开玩笑说:“你好,小姐,我能搭你的便车吗!”

骆寒烟莞尔一笑,说:“什么称呼,现在可不兴叫小姐了!听着怪怪的!”

“哈哈,那好吧,还是叫领导习惯点!”

一面说,叶千帆就细细的看了看身边的骆寒烟,不错,还是那样艳丽夺目,风华绝代,只是她的眼睦深邃而明亮,多出了许多的柔情似水,满含着温柔,灵动而清秀,整个脸庞像是一件精雕的玉制品,美的让人炫目,在这端庄和优雅中,骆寒烟只是微微一笑,便足以让叶千帆神魂颠倒,忘乎所以了。

“且,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叫什么领导!你来开车吧,我休息一下!”

叶千帆就拉开车门,等骆寒烟出来,自己坐进了驾驶位,顺手递过去一个袋子,说:“你还没有吃早餐吧,我给你带了一份,豆浆,鸡蛋!”

“哇!这么好啊,我是有点饿了!”

叶千帆启动小车,慢慢的向前开去,嘴里说着一些矿山上的事情,说环山县的矿山很多,但规模都不大,自己想着下次在县长会议上建议一下,以后不要再审批这样的小矿山了,有些距离相近的矿山,也应该合并起来,要做强做大,这样也能对矿山资源做到一个较好的保护作用。

“对,叶县长,你这个想法啊,最近省里的专家也有提出过!可是难点在于,各地政府,急功近利,都想着大小通吃,不会考虑太过长久的事情,更没有一套完整的资源保护措施!”

“是啊,政府有政府的难处,各项经济指标的考核也不容忽视!”

两人边走边聊,相谈甚欢,叶千帆还说自己从过完年都没有回市里了,等这阵子忙完,就回家看看。

骆寒烟也说,自己这次采访结束以后,也想休假陪老妈到国外去转转,老妈都说了好几年了,但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成行,这次争取能够完成一次老妈的梦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都市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歧路

歧路

退戈
何川舟又做了那个梦,梦里少年顶着众人的质疑,意气风发又口气张狂地说:以后我要做一个人民警察!她觉得这人怪无聊的,不像自己,只想搞钱。十五年过去,该成长的都成长了。久别重逢,他坐在车里,隔着玻璃窗,一身西装革履,嘴里咬着根没点燃的烟,像是咬牙切齿,视线却微微瞥向外面,嚣张地挑衅道:“哟,何队。”所谓命运弄人大概就是,哪怕我初心未改,依旧走上了和梦想截然不同的道路。
都市连载53万字
暗瘾[娱乐圈]

暗瘾[娱乐圈]

顾徕一
预收文《一念燎原》文案见最下————————————清冷媚骨古典舞女神×安静内敛文物修复师大明星×水乡姑娘1,南潇雪是全娱乐圈最不可肖想的古典舞女神,十八岁登上“首席”之位,一心只专注舞台而独来独往。安常是江南水乡不起眼的文物修复师,拿着两千块的工资,每天踏着陈旧石板路,路过荡着乌篷船的窄河。潮湿黏腻的雨。竹编灯笼下的暗吻。雕花小床上不为人知的缱绻。偏偏是安常这个最不起眼的普通人,与最耀眼的南潇雪
都市连载10万字
昼伏

昼伏

春意夏
在众人眼里纪时昼对谁都很友好,唯独对待方霁的态度恶劣,仿佛对方是一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而方霁还真是。被纪时昼命令脱掉衣服时方霁没反抗,事后才忧心忡忡地问:“小昼你喜欢男人吗?”纪时昼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蠢问题。五年前那个春天,是他把遍体鳞伤的小狗捡回家,并亲口告诉方霁一切都会过去。五年后的如今,所有人都觉得纪时昼对方霁不够好。只有方霁不觉得。而事实上,是人类离不开小狗。年下差两岁纪时昼x方霁口嫌
都市全本33万字
满城衣冠

满城衣冠

金十四钗
衣冠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既指缙绅世族,也是斯文败类。许苏对傅云宪的记忆得追溯到十来年前。或许是时间久远,记忆发生了偏差,当时的傅云宪与这两个字全无干系,既不搭着前一层,也不挨着后一层。
都市连载52万字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

长缨止戈
帝国元帅江厌长相俊美,战功卓绝,无奈却是个不婚主义者,曾多次扬言不会结婚不会要孩子。谢观宁看着采访视频里一夜情对象不苟言笑的脸,揉了揉尚且酸痛的腰,嗤笑了一声,十分冷静地低头继续修机甲,只当被狗咬了一口。直到一个月后——他怀孕了。谢观宁:……nm。————传闻谢家自幼失踪的小儿子被找回来时正在脏乱的地下赛场里修着机甲,浑身脏兮兮的满头大汗,行为粗俗,对于礼仪更是一窍不通。众人皆叹这个小少爷怕是毁了
都市全本45万字
方寸大乱

方寸大乱

瑾余
文案:狗男人打脸日常/嘴上说着不爱不爱,其实爱得要死/双处双初/甜文无虐*唐念双百忙之中被长辈叫回家相亲。第一次见到付人间,他面色淡淡的告诉她,他即将远离俗世,归隐山林,为免耽误她,准备解除婚约。第二次见面是在拍戏现场,他带领团队前来考古,一面关心照顾她,一面告诉唐念双,他一心闲云野鹤,坚决不会结婚。后来——付人间:“双双,我们以后生几个孩子?”唐念双:“………”考古学家付教授X温软妖系女明星高岭
都市全本28万字